【小週末城市閱讀】河流寬闊似海,岸邊愜意拾光@葡萄牙里斯本

2018/10/16
河畔流連

第一次看到這般寬闊的景色,我以為看到了大海。

不過,這只是條河,倚著里斯本的特茹河(Tejo,英文為Tagus)。特茹河是伊比利半島上最大的河流,全長逾一千公里,源自西班牙阿巴拉辛(Albarracin)山脈,向西流淌橫越伊比利半島,通過里斯本,約在杜金舒(Guincho)注入大西洋。在葡萄牙最輝煌的大航海時代,特茹河口的里斯本是許多歐洲船隻遠洋探險的起點,而當葡萄牙四處征戰、建立起龐大殖民帝國時,自殖民地搜刮或進貢的財富也遠渡重洋傾倒入港,豐饒了這座河口城市。

 

特茹河有如強壯的手臂,溫柔擁抱里斯本,從萬國公園(Parque das Nações)、馬維拉區、艾克薩布拉加斯區(Xabregas)、阿法瑪、拜薩區、索德爾碼頭區一路流至貝倫區,伴隨不同地勢和地區景致,河川之美也隨之變化。

 

在市中心,不管從哪裡遠望,特茹河總是城市拼圖中的一塊,馬路街巷也像是一道道支流,最終都匯集至此。跨越商業廣場(Praça do Comércio),遊客們喜歡聚集在岸邊平台,這裡在幾世紀前曾是船隻往來停泊的碼頭。河面上有著細長的墩柱,常有海鳥在上頭停靠歇腳。左邊是開往對岸的渡船口,現在每天都有巨型遊輪停泊,數千名遊客搶灘上岸。視野向右,似遠不遠處,就是紅色的425大橋(Ponte 25 de Abril),而矗立在對岸山頭的大耶穌像(Cristo Rei)看來比綠色塑膠士兵還要小。

 

平台上,人們倚著低矮圍牆或石柱聊天拍照,一臉滄桑的背包客若有所思地抽著菸,放肆奔跑的小孩任由鮮豔的冰棒在手中融化。河濱步道Ribeira das Naus從商業廣場一路往西到索德爾碼頭區,夏天陽光炙熱,但沿著河岸散步,心裡總有種說不上來的舒暢。寬敞而傾斜的河堤成了石化的人造沙灘,即便禁止游泳,大家仍喜歡坐在這裡望著河面放空,或走在水陸交界的曖昧地帶,享受河水淹沒腳掌的沁涼。

 

大航海時代船隻進出、商務貿易的盛況,現在被另一番繁忙模樣所取代。豔陽下,每個人顯得懶洋洋,步道轉彎處有座葡萄牙抽象派畫家阿爾馬達(Almada Negreiros)的紀念碑,隔壁露天酒吧的躺椅常一位難求。偶爾我會點瓶啤酒、脫掉上衣、戴上耳機,和其他人躺成一排曬太陽,看著河面波光瀲灩,駛過的船尾吐出一串白色浪花,愜意的片刻,時間彷彿也被慢速播放了。

 

連續三年走訪里斯本,我都在這裡遇見一位亞洲面孔的街頭藝人。他戴著帽子,身旁有一瓶啤酒,說了幾句口白後,便彈奏吉他唱起歌來。他的聲線是舒服的粗獷沙啞,嘴角總是揚著,就像是里斯本的調調。亞洲街頭藝人在這裡並不多見,於是我主動趨前聊了幾句。他叫Vo Minh Hau ,越南人,不到三十歲,花了兩年在世界各地飄浪走唱,最後選擇落腳里斯本。

「我喜歡這裡的人和生活步調,就決定待下來了。」他聳聳肩,理所當然地說。

 

嗯嗯,我想我懂你的明白。

 

待在里斯本的日子,無論白天去了哪裡,最後幾乎都會被某種謎之音召喚回河岸,沒什麼特別目的,就是散散步,光腳泡在河水走上一小段,刷一刷自己在這座城市的存在感,而我喜歡這岸邊的里斯本,舒服自在。

 

📚【不飛行的時候,我們閱讀旅遊 大腳X商周出版】
📖本週城市閱讀書單:本文獲授權摘自《里斯本,沒落的美感》  作者粉絲頁看這裡:細腿男.旅行.攝影 (Travel & Photography)
🌏 延伸推薦行程: 🌍COSMOS英文團🚍西班牙、葡萄牙、摩洛哥精選行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