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小週末城市閱讀】法朵之音 葡萄牙怨曲如此惆悵

2018/10/24
城市閱讀

記得初次抵達里斯本的晚上, 魯諾和喬安娜載我來到阿法瑪,在幽暗的小酒館享用晚餐後,我們隨意散步。六月天,微風吹來很舒服, 我望著山坡間昏黃的燈火,耳朵暫時還聽不進任何景點導覽的字句。突然,山坡下傳來一陣女人的歌聲, 像是聲樂,但嗓音粗厚了些。

「聽到了嗎?那就是法朵。」喬安娜微笑著說。

 

法朵,葡萄牙一門優美的聲音藝術,更是深層靈魂的象徵。原文Fado 出自拉丁文,意即「命運」。相傳阿方索一世收復里斯本後,摩爾人便退居莫拉里亞區,也就是阿法瑪這山坡的另一頭,自此過著哀怨憤世的生活。隨著時間流轉,無形間注入自非洲移入的音律,以及殖民地巴西捎回的情歌歌調,逐漸發展出這種抒發傷感之情的音樂, 在莫拉里亞和阿法瑪開始滋長。

 

傳統法朵唱的是勞動階層的心聲,貧窮失意的苦悶、水手遠航的鄉愁、女性的牽掛和對愛多麼痛的領悟,因此也被稱為葡萄牙怨曲,帶點美國藍調的味道,也像是臺語歌,濃烈滄桑、愈悲愈美麗。這原本僅是社會底層間傳唱的小調,漸漸結合詩意的歌詞和押韻對句,在小餐館和酒吧蔓延擴大。爾後,除了訴離別,葡萄牙人的真情性格也逐漸融入歌聲與吉他旋律中,有悲有樂,成為一門有聲文學與鮮明的文化。法朵最重要的是特色是「saudade」,一個難以被簡短翻譯的葡萄牙文, 是一種愛的感覺,但混雜著惆悵、憂傷、憧憬、壓抑、渴望和悲傷的情緒。

(圖片/細腿男提供)

 

來到里斯本,若不親身聽場法朵,城市的拼圖就好像缺了一塊。道地的法朵通常在專門的小餐館演唱,稱之為法朵屋(Fado House),除了莫拉里亞和阿法瑪外,也遍佈在其他老社區裡,只要在門口招牌找到關鍵字「Fado」就對了,坐下來點份餐,就是法朵的門票。一位歌手,一把聲音清脆明亮、梨形的十二弦葡萄牙法朵吉他,一把中低音合奏的古典吉他,就是法朵的完美組合。一身黑的打扮是法朵歌手和演奏者的傳統,以紀念十九世紀初的法朵之母瑪麗亞.塞維拉。她是一名風塵女子,淒美的歌聲令眾人為之傾倒,但才二十六歲便因肺結核辭世。

(圖片/細腿男提供)

 

爾後最出名的,是1920年出生的艾瑪麗亞.羅德里奎茲(Amália Rodrigues),年幼時以賣水果和裁縫為生,也曾是名探戈舞者。她約莫在十九歲時成為專業的法朵歌手,收放自如的深沉情感,柔美中帶著堅強的嗓音,讓她從里斯本發跡,並在19501960年代站上巔峰。1999年辭世時,首相甚至還宣佈為期三天的國殤日,以緬懷這位葡萄牙永遠的法朵女王。而現今,像是電影《里斯本故事》裡的聖母合唱團(Madredeus)、法朵之王阿弗雷多.馬賽內羅(Alfredo Marceneiro)、第一位獲頒拉丁葛萊美終身成就獎的卡洛斯.卡莫(Carlos do Carmo)和新銳首席女伶馬瑞莎(Mariza)等,都是世界知名的法朵歌手。

 

有天,我在莫拉里亞散步,為求應景,用手機挑了首艾瑪麗亞受眾人推崇的歌曲〈這就是法朵〉(Tudo Isto é Fado)播放,其中有段歌詞便是這麼唱的:

Almas vencidas潰敗的靈魂

Noites perdidas失落的夜晚

Sombras bizarras不尋常的陰影

Na Mouraria在莫拉里亞

Canta um rufia痞子在歌唱

Choram guitarras 吉他嗚咽著

Amor ciúme愛戀與嫉妒

Cinzas e lume灰燼與火光

Dor e pecado痛苦和罪惡

Tudo isto existe一切的存在

Tudo isto é triste都是如此的悲傷

Tudo isto é fado這就是法朵

Oh~這就是宿命呀。

 

📚【不飛行的時候,我們閱讀旅遊 大腳X商周出版】
📖本週城市閱讀書單:本文獲授權摘自《里斯本,沒落的美感》  作者粉絲頁看這裡:細腿男.旅行.攝影 (Travel & Photography)
🌏 延伸推薦行程: 🌍COSMOS英文團🚍西班牙、葡萄牙、摩洛哥精選行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