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媒體報導@大腳在鏡週刊】~西撒哈拉尋三毛4,阿雍小鎮,找到認識三毛的人

2018/11/16
巴士半自助

文|游琁如    攝影|葉琳喬

舊城區有幾間咖啡店適合小歇片刻,沙漠旅行易耗體力,喝摻了大量方糖的薄荷茶,是恢復體力最快的方法。
我在舊城裡的咖啡館準備離開的時候,一名穿紅衣服的男子叫住我們。

「你們是來找Mao嗎?」

他說,他見過三毛。

他今年50歲了,「我知道有一個黑頭髮黃皮膚女人,嫁給一個西班牙男人,就住在鎮上。」
坐在咖啡聽裡,他開始談起三毛,「那時我才10歲,只敢遠遠看她。」
他低頭,眼神陷入沉思,「她每天下午會到教堂前看書聽鐘響,她好美好美,像夢境一樣。」

鎮上還有誰也認識三毛呢?「我父母,但他們都已經過世了。」

 

男子帶我們參觀他在舊城區裡的房子,3層樓屋子僅他一人居住,一樓簡單的客廳空間,破舊的棉被隨意放在一隅,就是生活的全部了。
他從櫃裡拿出一張寫了西班牙文的紙,裡頭寫了三毛的生平故事,他用簡單的英文,一個字一個字翻譯給不識西語的我們聽。

 

他搭訕我們,並不是要錢的,只是為了分享他的記憶而已。

屋子的院裡,一隻好瘦好瘦的母貓剛產下小貓,他微笑向我們介紹,這幾乎就是他唯一的家人了。

 

多數的居民是友善充滿笑容的,花點時間走在小鎮上,自然而然發現這點。
鎮上唯一的紀念品店開在機場裡,白鬍鬚店主看見我們,拿出三毛在沙漠的照片跟我們分享,「小時候就知道三毛,大家都說她是溫暖的人。」我問,您也認識三毛?「我父母認識,但他們已經過世了。」

 

「呼嘯長空的風,捲去了不回的路,大地就這麼交出了它的秘密。那時,沙漠便不再只是沙漠。」--齊豫《沙漠》

 

小鎮阿雍,在我們離開的那日傍晚,颳起了一陣混合大西洋與沙漠的風,風竟是透涼的。
不知為何,我想起電影《可可夜總會》裡頭,人被遺忘後,靈魂跟著消失的場景。


小鎮阿雍,以後還會有人記得三毛嗎?

還好我現在來了。

 

▶▶▶原文看這裡  https://reurl.cc/vqzkj